法国引发对外移民潮 有钱人影响伦敦时尚(图)

编辑:admin2019-12-02 12:39时尚生活
浏览:
文章简介:巴黎秋冬季时装周结束,英国时尚记者与各路买家纷纷乘坐欧洲之星(Eurostar)返回伦敦,同行者还有一大群新军法国人。地产中介发布报告称,如今越来越多的法国有钱人移居伦敦,看来

  巴黎秋冬季时装周结束,英国时尚记者与各路买家纷纷乘坐欧洲之星(Eurostar)返回伦敦,同行者还有一大群“新军”——法国人。地产中介发布报告称,如今越来越多的法国有钱人移居伦敦,看来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新推出的对收入超过100万欧元征收75%边际税率的政策,定会让更多的法国人移居伦敦。

  法国人带来的时尚风影响了英国。假日新潮时装设计女王伊莎贝尔-玛兰(Isabel Marant)与Céline已确定在伦敦开设新门店,而Maje、桑德罗(Sandro)、The Kooples以及APC等高级连锁品牌也在实施大肆扩张战略。在文化层面,上月,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临时把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巴黎时尚潮人俱乐部Silencio“搬”到了伦敦,巴黎时尚前卫的滑稽疯马秀(Crazy Horse)也以“永远疯狂”(Forever Crazy)的形式落户伦敦南岸区(South Bank)。

  但法国人如何让自己的时尚风契入伦敦本地生活,而且各大零售门店为此准备好了吗?巴黎女士素以心思缜密著称,比方说,法国《Vogue》主编艾曼纽-奥特(Emmanuelle Alt)以摇滚风格来概括简约、剪裁考究的着装艺术,它让一切装饰性东西看上去比红磨坊(Moulin Rouge)的服饰还要来得花哨。

  法国设计师凡妮莎-布鲁诺(Vanessa Bruno)并不认为法国女性会轻易喜欢上伦敦女性的试验性与折衷性并重的着装风格(而且总是显得不整洁)。“法国时装崇尚别致的理念早已根深蒂固,而要改变它绝非易事,”她说。“与其说体现穿衣风格,倒不如说是理念使然。”

  露丝-查普曼(Ruth Chapman)与丈夫汤姆-查普曼合伙创办了伦敦专卖店Matches,她认为若要适合高卢人(法国人)的时尚情调,“服装必须裁剪得当、赏心悦目,而且法国人偏好黑色及深蓝色,他们不象英国人那样痴迷于各种颜色以及印花图案。法国人的确会四处淘寻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这类设计师所设计的服装,但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最青睐裁剪技术一流以及外观最为整洁的款式。”

  她还补充说,“我们已为此作好充分准备,研究了他们的购物模式,并进行合理解释,而且针对变化的人口流量适时进行校订——在希腊人身上我们已有成功先例,希腊经济崩溃后,该国有钱人蜂拥而至伦敦。”

  布鲁诺观察到巴黎人移居国外后,仍喜欢购买法国货:在哈维-尼克斯(Harvey Nichols)百货店,法国人仍是自己品牌卖场的大主顾。“他们当然会入乡随俗,也许是通过一条围巾或是手袋,但呈现的仍是法国的时尚风格。” 汤姆-查普曼也同意这种说法,并说卡芬(Carven)、凡妮莎-布鲁诺、以及朗万Lanvin)等品牌都是“供不应求”。

  Maje品牌2009年登陆伦敦,目前已开设六家门店(第七家门店正在筹划之中)及七家卖场,对于它来说,英国市场至关重要。这些品牌满足了中端市场消费者的需要,正好迎合了最近法国因经济衰退而引发的对外移民潮:比方说,一件皮革袖的Maje外套或是羊毛与羊绒料卡芬运动夹克的售价约为500英镑。

  “我根本无法知晓何时我老公会回到家里说自己已下岗,”某金融城(City)银行家的妻子(同时又身为人母)这样说。 “他在金融界从业20年期间,当数现在的经济前景最为难以预测。他的很多同事遭裁,所以现在身穿1万英镑的定制女装或手拿1万英镑的手袋在大街上招摇显得极不合适。”

  对于精打细算的购物者来说,尤其自打艾曼纽奥特自己透露青睐Topshop牛仔服以来,英国大众品牌正好赶上了英法之间这次文化交流的契机。Maje创始人朱迪思-米尔格罗姆(Judith Milgrom)补充说:“英国把大众市场品牌与奢侈品牌结合得天衣无缝,本人偷着乐还来不及呢。”

  但在何处能看到穿着不张扬、普通品牌与高端品牌混搭的法国人?“法国人一到周末就忙活着找文化方面的事干,”巴黎疯马秀总经理安芮(Andrée Deissenberg)说。“法国人身穿靓装、脚穿娄伯丁鞋(Louboutins)去做头发。时尚是法国人情感生活中的头等大事。”伦敦,事后可别怪本人没事先提醒过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