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Met Gala主题:Camp时尚笔记是种什么样的不可

编辑:admin2019-12-25 12:31时尚笔记
浏览:
文章简介:五月将至,相信许多时装精或者是许多喜欢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都会翘首盼望这样的一个日子:五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在这一天,全世界最时髦的名人明星都会穿上奇装异服,登上纽约大

  五月将至,相信许多时装精——或者是许多喜欢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都会翘首盼望这样的一个日子:五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在这一天,全世界最时髦的名人明星都会穿上奇装异服,登上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门前的阶梯红毯。Met Gala, 这个被称为“时尚界奥斯卡”的盛会,以盛产各种辣瞎眼的奇葩红毯造型著称(不是)。在这里,你喜欢的天仙攻神仙颜小姐姐可能会以大红花袄东北二丫的造型亮相,你辛苦爬墙出去日夜打call的小哥哥可能突然就变成油头油脸的街角贴膜小哥。

  这些名人之所以会被他们的造型师折腾得够呛,那是因为每年的Met Gala都有一个固定的dress code,例如今年的主题就是:“Camp:时尚笔记”。冷眼君翻了翻资料,打算给各位读者好好科普一下“坎普”camp这种奇葩的风格。要知道,这种风格的造型可不是什么“善茬”,今年的红毯,估计会非常精彩......

  Met Gala,全称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服装学院晚会,是时尚界最隆重的筹款活动。这项福利活动由公关人员埃莉诺·兰伯特(Eleanor Lambert)创立,于1948年首次举办。在这场一年一度的时尚盛会中,来自时尚,电影,音乐和艺术领域最为着名的面孔将聚集在一起,为大都会服装学院筹集资金,并庆祝其最新展览的隆重开幕。

  自从1995年以来,该活动每年都由“穿Prada的女魔头”——美版《vogue》的主编安娜·温图尔主持。除此之外,安娜·温图尔还会邀请数位名誉主席参与其中。1995年,已故的“老佛爷”卡尔·拉格斐和范思哲的创始人乔瓦尼·詹尼·范思哲是首次被选中共同担任名誉主席的设计师。

  从那时起,大会会在众多设计师和时尚界人士(甚至是皇室成员)中挑选名誉主席。像是碧昂丝在2013年担任过主席,去年人见人爱的蕾哈娜也在主席之列。

  今年,安娜邀请两位各具特色的时尚狂热分子:Lady Gaga和英国歌手哈利·斯泰尔丝(Harry Styles),携手网球名将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以及今年主要赞助品牌Gucci现任穿衣总监亚历山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共同担任联合主席。其中,哈利·斯泰尔丝更是首次参加Met Gala就成为名誉主席。

  Met Gala也标志着服装学院年度时装展的开幕之夜。展览的主题为红毯仪式奠定了基调,受邀者必须穿着相应的服装,来庆祝展览的开幕。以前的主题涵盖了文化艺术的方方面面,例如有“天体:时尚和天主教想象”、“朋克:从混沌到时装”或是“中国:镜花水月”等等。今年的展览主题是“Camp:时尚笔记”。这肯定是多年来最有趣的Met Gala主题之一!我们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时尚精英如何解读今年的着装主题。

  根据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Andrew Bolton)的说法,今年的Met Gala会围绕着知名思想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1964年的开创性论文《Camp: Notes on Fashion》(《坎普:时尚札记》)进行展开,该论文对“坎普”这一概念进行了开创性的解读。博尔顿告诉《纽约时报》,他发现桑塔格的作品是如此地应景,从文化和政治角度来看,“这会让很多人产生很多文化共鸣。”

  Gucci创意总监亚历山德罗·米歇尔、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与“女魔头”安娜·温图尔参加主题揭幕仪式

  注意了,这里的camp可不是“露营”的那个camp,而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学风格。根据桑塔格在论文中的定义:“是对不自然事物的喜爱,关于刻意和夸张的修饰”。而“坎普”式时尚的表現形式表现形式可以是幽默的、讽刺的,或者是某种极端风格,但可以确定的是,今年的Met Gala红毯绝对不缺话题!

  这次展览的主要风格会著重在探索时尚历史中的讽刺、幽默、滑稽、戏剧化与夸饰风格,其他展区则会从凡尔赛风格,以及19至20世纪的欧美酷儿文化著手。“我们正处于一个极度‘坎普’的时刻,我们时常忽略看似空虚而轻浮的事物,但实际上它们却可以成为文化沟通中,非常缜密而有力的论述工具,特别是边缘文化。”时装学院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在与纽约时报的採访中说道,“不论是流行式的‘坎普’、酷儿式的‘坎普’、高级的‘坎普’或是政治性的‘坎普’——川普就是一个非常‘坎普’的人物——我认为这正是(值得拿出来谈论的)时候。”

  就像前文提到的,这次展览的灵感来源于苏珊·桑塔格的论文,她在文章开头就开门见山地说:“世界上许多事物还没有被命名,尽管已命名,也不曾被描述,“坎普”这个精妙的现代感觉即为其一。感觉不同于思想,本来就难说得清楚,何况“坎普”并非自然的感觉——“坎普”是对某些非自然的人为造作的偏爱。”按照作者的逻辑,“坎普”是重感觉的、人为的、非自然的。桑塔格之所以重视感觉而摒弃思想性,是因为思想是已经僵化的感受力,而真正的感受力是流动的、灵活的,甚至有如我们身旁的空气一般灵动却难以令人察觉。

  “坎普”是一种风格浓烈的审美风格,但除此上文所述之外还有更多特点,比如说它可以是夸张、做作的,但这种矫揉做作的手法都必须是真诚的,也就是说,从事“坎普”行为的人并非为了破坏而夸张,乖张跋扈的行为背后可能是真心表露,观众可从中看到一种非自然的美。

  Viktor & Rolf标语礼服,想象一下要是有人穿了件这样的裙子在聚会上迟到,你肯定会觉得她很“作”,但事后也会给予会心一笑。

  其次,“坎普”必须是不正经的荒诞行径,就像一个偷穿大人衣服和高跟鞋的小女孩,怀着虔诚和严肃的态度,却不小心制造出荒诞可笑的结果。正是因为她的一本正经,才营造出戏剧性,她也因此显得质朴可爱,就像苏珊•桑塔格所说的:“只有那些适当地混合了夸张、奇异、狂热以及天真的因素的严肃,才能算做坎普。”

  再者,“坎普”是崇尚中性的,在这门艺术风格中,没有自然形态的男人和女人。也就是说,一个颇有阳刚气概的男子固然值得崇拜,但多少会令人感到乏味;如果他身上带有女性的某种气质,就像化身为“程蝶衣”的张国荣,人们的话题就会永远离不开他。假如一个女人有着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她必然是有魅力,但倘若她还有着一丝男子般的豪爽或潇洒,那她便足以永远地成为一个美的标志——”天仙攻“或”大魔王“就是这样的道理。

  总的来说,关于“坎普”的定义大概就是这些,但不止如此。因为Camp从未被严格界定,也无法严格界定,所以它更多是一种普遍共识,因此也无法确定明确边界,来判断什麽是坎普,而什麽不是。

  所以,大都会博物馆今年为什么要选用这个主题举行大展呢?正如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所说:“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极端的‘坎普’时刻,看看那些经常被视为空虚的轻浮(事物或人),实际上可能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强大的政治工具,特别是某些边缘化的文化。”从班克西的“自毁画作”到“不作死就会死”的卡戴珊一家,博尔顿认为近年来出现的“坎普”大爆炸是对极端保守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相应崛起的部分反击。试想一下,以贩卖隐私和炒作来获得金钱名誉的卡戴珊一家,她们的行为与赚钱模式被称为是对“文明社会的亵渎”都不过分,但公众却依旧趋之若鹜——就连一向高冷的时尚界也对她们打开大门。在这个流量至上、盲目跟风的社会,人们真的需要一个突破口——哪怕是一件印着“Too much irony!”(这太讽刺啦!)的衬衫——去把这个社会拉回正轨。

  狄更斯曾说过:“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但是幸好我们还能通过时尚,去打败一切的不合理。时尚非常强大,因为它能够以看似方便的方式传达关于我们对于社会、文化一些非常复杂的想法。但如果你不是一个“坎普”迷,也对社会问题不感兴趣,那么至少你还可以看看群魔乱舞的红毯现场乐呵乐呵。毕竟时尚是很宽容的,只要你愿意欣赏,它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