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院_标签_网易财经

编辑:admin2019-11-21 13:17美容时尚
浏览:
文章简介:出了美容院,进了ICU?劣质化妆品汞含量最高超标万倍,检测仪都爆表了!涉及近千家美容院!脸上长了痘痘,很多人会选择去美容院进行消除。不过,一旦选择了不靠谱的美容院和美

  出了美容院,进了ICU?劣质化妆品汞含量最高超标万倍,检测仪都爆表了!涉及近千家美容院!脸上长了痘痘,很多人会选择去美容院进行消除。不过,一旦选择了不靠谱的美容院和美容产品,可能会有很大的风险。。

  江苏泰州特大生产销售伪劣化妆品案宣判,14人获刑——汞超标1万倍的化妆品“美白”了谁在美容院花3000元买下一套宣称“效果显著”的化妆品,连续使用数日后竟引发肾病,直至一度昏迷被送进ICU。遭此飞来横祸的江苏兴化市民王女士果断报警,在司法机关的共同努力下,一个汞超标1万倍的“美白”化妆品的生产和销售网络被曝光。

  网红瘦脸针“粉毒”之毒,还得“刮骨”来“疗”网红瘦脸针“粉毒”之毒,还得通过更精准对症的治理去消除。来源上,或是通过人肉带货,或者根本就来路不明;质量上,有些美容院自己都不清楚“真假”;“操刀”的医师也非专业出身,只要三五天培训就可以上岗……近日,新京报揭秘了网红瘦脸针“粉毒”地下市场。

  风波中的天津康婷:现身多起传销活动,五年业绩增长近十倍陷入涉嫌传销风波中的天津市康婷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康婷公司”),业绩高速增长,亦出现在多起传销活动中。5月9日,有媒体报道,一市民反映其妻子做康婷业务,交加盟费后,拉人头获得提成,加盟费不同,拉人头的提成也不同。同一日,康婷公司所在地的天津西青区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该局执法和稽查人员已前往涉事企业核查。

  在注射肉毒素产品3个月后,90后成都女孩杨淑(化名)对着镜子做出一个标准笑容,原来额头上一笑就会有的纹路已经不可见,她对自己数月前的医美选择感到满意。在天府之国成都,像杨淑这样求助于医美的年轻女性不在少数。

  年后,广东整形医生周明发福胖了一圈。不过,这并非春节期间吃喝不忌的“功劳”,而是因为辞去了某医美机构的院长一职。“我这是心宽体胖,短短几个月胖了十几斤。”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自嘲道。“虽然收入少了一大截,但现在不用想着怎么去帮美容医院揽活,也不用顾及投资人施加的压力了,只需要安安静静做好一名医生。”他说。此前,他所在的整形机构很多客人是经由渠道商介绍而来,渠道商瓜分走高额的利润。为微薄利润困扰的他,时常处于焦虑状态中。

  一条线亿元全国大案揭秘海外医疗免费体检游骗局《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从浙江省嘉兴市公安局获悉,嘉兴警方对一起涉案近10亿元的海外医疗诈骗案件侦查终结,已移送检方审查起诉。2018年1月31日,嘉兴市区一位张女士在女儿的陪同下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称自己在一家名叫媛尚的美容院被骗,受骗金额高达600万元。

  在美容院做美容,送免费出国游、还送免费专家体检?日前,公安部披露一起涉及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涉案金额高达6.5亿元的骗子公司以免费出国游为幌子谎称查出“癌症”或有患癌高风险然后忽悠顾客购买“天。

  近年来,以医疗为主题的海外旅游逐渐兴起,涉案金额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免费旅游医疗骗局却也频繁见诸报端。12月6日,公安部通报了该部门指挥浙江等地公安机关破获特大海外医疗诈骗案有关情况,一条暗藏在免费出境游背后的诈骗产业链也随之浮出水面。

  一度被视为高暴利的美容院产业,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不仅三成美容机构因倒闭而黯然出局,就连雄心勃勃图谋上市的大型连锁机构,也深深困扰于顾客到店率不高、美容师大量流失、医美吞噬市场等问题。两个月间,。

  引言: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化妆品市场之一,约占全球化妆品市场的15.45%,仅次于美国。2018年互联网时代,所有行业都不能置身世外,都必须转型,中国化妆品也开始步入了新零售时代。但传统的化妆品零售企业的新零售转型之路还是困难重重,究竟如何冲出重围还是要看化妆品行业的新零售典范——面部护理连锁品牌樊文花。

  “以为用了后脸就会更加白皙,没想到全脸水肿长斑。我现在只有带着口罩才敢出门。”太原36岁的王女士(化名)无奈道。半个月前,王女士来到一家美容院做皮肤护理,老板向她推荐了一款日本进口的美容产品,说是从朋友圈的微商那里购买的,效果很好。

  3小时“免费美容”花掉1万2背后套路了解一下那些在商圈拉客的信不得,警方揭露:店家故意把顾客脸弄痛,再高价“修复”“美女,你的皮肤真好,我们店现在正在搞免费促销,了解一下?”昨天下午,沙坪坝三峡广场上,坐在石凳上休息的女大学生小文被人叫住了,对方想拉小文到美容店进行“免费美容”,幸好朋友及时阻止,她才没有上当。

  中医养生渐成热潮,到养生馆、美容美体馆等机构刮痧、拔罐、艾灸等成为流行的养生保健方式。“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相当多养生保健机构及从业人员不具备从事保健服务的资质,由于缺乏服务技术标准和规范,养生“养出”伤病甚至死亡的事件时有发生。

  擤鼻涕时把鼻子捏歪了,咧嘴大笑时却面容僵硬,去游乐场坐个“过山车”,胸前的硅胶移了位。生活中时常听到这些因整容而得的“尴尬症”。时下,有美丽诉求的人越来越多,微信预约做个全套瘦脸服务的人也不在少数。庞大的市场需求使美容市场出现大量非法机构、无证游医、假冒伪劣产品,一些工作室、美容院、理发店、美甲店的从业人员没有资质,存在健康隐患。

  美容院推出针灸、刮痧“套餐”,美甲师冒充“整形师”,海淘“三无产品”充当进口产品——据新华社报道,近来以美容院为代表的生活美容机构,逐渐成为非法行医“重灾区”。走在大街上,随处可以见到诸如“打耳洞”“针灸减肥”“洗眉”“刮痧”的广告字眼,但这些属于医疗美容范畴的项目,是不该出现在发廊、美容院的。这些生活美容机构利用一些爱美人士图省事、贪便宜的心理,用速成医师、不合格产品来忽悠消费者。

  新华社北京1月7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彭卓于力陶虹)美容院推出针灸、刮痧“套餐”、美甲师冒充“整形师”、海淘“三无产品”充当进口产品……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以美容院为代表的生活美容机构,逐渐成为非法行医“重灾区”。

  市民小宁原本以为进入槐荫区西市场附近的一家美容院是免费领赠品,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在短短5天被“连环套”忽悠办了65000多元的卡,还欠美容院2万元。当她意识到不对想退款时,却因产品外包装打开而无法退还。

  本报平顶山讯9月12日,23岁的叶县姑娘卫珂(化名)在家人的陪伴下,向大河报记者讲述了她美容垫鼻梁遭遇“黑”美容的过程。今年10月份,卫珂和男友定下结婚大喜日子。

  小应在微博上提醒大家注意美容院免费陷阱“我是奔着免费送护肤品试用装去的,没想到一步步落入了圈套。”20岁的大一学生小应接受记者采访时,有些委屈,上周五,她和闺蜜在天一豪景的一家美容院经历了“漫长”的20多分钟,她认为,美容院是借助了街边小卡片上免费送礼品的噱头,才忽悠到她们。